欢迎访问京师张宇昊律师网站,公司诉讼律师团!

京师张宇昊律师网

法律咨询热线:400-668-8693

关于简介 更多>

张宇昊律师团队——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破产及清算诉讼法律事务部律师团队,由在商事诉讼与仲裁、不良债权处置等领域精耕细作的专业律师成员发起成立。核心律师曾长期从事公司治理、破产清算、股权及股东争议、影视投资领域及商事合同相关诉讼与非诉业务代理工作。骨干律师具有多年执业经历,案件代理经验丰富。...

律师介绍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张宇昊
    张宇昊 主任律师

    公司法,破产法,合同法领域的商事诉讼,不良资产终极处置,商帐清收业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任相宇
    任相宇 律师

    破产清算、债务纠纷、商事债权债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修明贺
    修明贺 律师

    侵权方面的民事,刑事诉讼法律业务

来所线路

24小时在线预约
无需等待,直接连线

点击咨询

中国某矿业化工总公司与董某、陈某、王某、潘某、彭某、高某、吴某、典当公司、武某、马某、李某与企业有关的纠纷

咨询热线:400-668-8693

中国某矿业化工总公司与董某、陈某、王某、潘某、彭某、高某、吴某、典当公司、武某、马某、李某与企业有关的纠纷

焦点提要

关于涉案债务承担责任主体问题——上诉人中国矿业化工总公司(以下简称“矿业总公司”认为煤矿以下简称“煤矿”的注销,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企业法人注销,而是在企业产权转让完成的前提下为进行企业改制而进行的注销B公司是法定承担煤矿债务的主体而被上诉人认为矿业总公司在未履行法定清算义务的前提下,即作出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虚假对公允诺侵害了煤矿债权人利益,故矿业总公司是债务承担主体。

律师观点

企业改制应遵守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企业出售后应及时进行工商变更登记,变更登记前矿业总公司仍是煤矿法定清算义务人,在注销煤矿的企业法人主体资格时,矿业总公司在未进行实际债权债务清理的前提下,却向工商机关出具了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证明,该承诺具有对公承诺的效力,矿业总公司应对该承诺的真实性承担责任,是承担本案煤矿相关债务的责任主体之一,应承担全部债务本息的清偿责任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四十四条 企业法人分立、合并上或有其他重要事项变更,应当向登记机关办理登记并公告。

企业法人分立、合并,它的权利和义务由变更后的法人享有和承担。

第八十七条 债权人或者债务人一方人数为二人以上的,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当事人的约定,享有连带权利的每个债权人,都有权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负有连带义务的每个债务人,都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履行了义务的人,有权要求其他负有连带义务的人偿付他应当承担的份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

第十七条 企业法人改变名称、住所、经营场所、法定代表人、经济性质、经营范围、经营方式、注册资金、经营期限,以及增设或者撤销分支机构,应当申请办理变更登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七条 企业售出后,应当办理而未办理企业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起诉该企业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企业资产转让后的具体情况,告知债权人追加责任主体,并判令责任主体承担民事责任。

第二十八条 出售企业时,参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出卖人公告通知了债权人。企业售出后,债权人就出卖人隐瞒或者遗漏的原企业债务起诉买受人的,如债权人在公告期内申报过该债权,买受人在承担民事责任后,可再行向出卖人追偿。如债权人在公告期内未申报过该债权,则买受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人民法院可告知债权人另行起诉出卖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审理企业破产和改制案件中切实防止债务人逃废债务的紧急通知》

十、人民法院审理国有企业改制案件,对企业出售中,卖方隐瞒或遗漏原企业债务的,应当由卖方对所隐瞒或遗漏的债务向原企业的债权人承担责任;对企业股份合作制改造及吸收合并中,被兼并或被改制企业原资产管理人隐瞒或遗漏债务的,应当由被兼并或被改制企业原资产管理人对所隐瞒或遗漏的债务承担民事责任;对借企业分立剥离企业有效资产,以逃避债务的,应当将分立后的企业列为共同被告,并依法确认由其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四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㈠》

第九条 依照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或者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才生效,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当事人仍未办理批准手续的,或者仍未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未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登记手续,但未规定登记后生效的,当事人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合同标的物所有权及其他物权不能转移。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矿业总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董某,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潘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彭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南典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典当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

基本案情

煤矿系全民所有制企业,成立于2003年8月,矿业总公司是该企业的出资人。2006年7月13日,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以下简称能源科技公司)签订煤矿转让意向书。2006年7月20日,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签订托管协议,将煤矿托管给能源科技公司经营管理。2006年8月3日,矿业总公司聘任孔某煤矿矿长(煤矿的法定代表人),2007年1月11日,矿业总公司再次聘任孔某煤矿矿长。2007年8月28日,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签订《产权交易合同》,合同约定矿业总公司煤矿100%股权转让给能源科技公司,转让价款为5000万元,并约定双方应在签订产权交易合同的15日内到有关部门办理权证变更手续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未按约定办理工商变更登记2007年10月8日,矿业总公司继续聘任孔某煤矿矿长。2009年3月13日,能源科技公司与河南实业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签订《产权转让协议书》,约定:能源科技公司将具有独立经营权的煤矿一次性转让给A公司,转让价款为13000万元,该协议之前未结清的能源科技公司债权债务由能源科技公司行使权利,负责处理,由此造成A公司的损失由能源科技公司承担。同日,能源科技公司出具《承诺书》1份,承诺《产权转让协议书》约定的13000万元转让价款含煤矿转让前的采矿权价款及价款滞纳金、资金占用费,2009年3月13日,矿业总公司聘任A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煤矿矿长(煤矿的法定代表人),同时解聘孔某煤矿矿长职务。2009年4月1日,煤矿在汝州市工商局进行变更登记,变更张某为法定代表人,经济性质仍为全民所有制。

煤矿孔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经营过程中,2007年9月28日,向董某借款10万元,约定月息3%;2009年1月5日,因欠付董某车辆维修、过路费等报销款3.5835万元,向董某出具欠条1张;2008年11月6日,向陈某借款500万元,约定月息5%,借款后付息25万元,利息付至2008年12月5日;2009年1月8日向陈某借款400万元,约定月息5%;2009年3月10日向陈某借款200万元,约定月息5%;2008年4月25日,向王某借款92万元,约定月息2.5%,;2009年4月24日,向王某借款49万元,约定月息2.5%,借款后付息22.25万元,利息付至2009年4月26日;2009年3月1日,向潘某借款30万元,约定年息30%,2009年4月16日,向潘某支付本金10万元;2009年3月5日向潘某借款30万元,约定月息2.5%;2007年2月4日,向彭某借款20万元,约定月息2.5%,借款后付息12万元,利息付至2009年2月4日;2006年11月23日,向高某借款80万元,约定月息3%,借款后付息62.4万元,利息付至2009年1月23日;2008年5月1日,向吴某借款360万元,2008年8月17日,向吴某借款300万元,约定月息5%,借款后付息290万元,利息付至2009年1月5日;2008年10月24日,向典当公司借款500万元,约定息费5%,已付息费75万元,息费付至2009年1月23日;2006年11月12日向武某借款272万元,2007年11月12日向武某借款72万元,约定月息3%,借款后共付息132万元并归还本金144万元,至2008年7月17日共欠武某借款本金200万元,利息已付至2009年4月12日;2008年12月23日,向马某借款200万元,约定月息5%;2006年10月2日,向李某借款500万元,约定月息20%,借款后还本300万元,并支付利息294万元,利息已付至2009年2月21日。2013年8月23日2013)汝刑初字第34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孔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董某、陈某、王某、潘某、彭某、高某、吴某、典当公司、武某、马某、李某等人诉至法院,要求上诉人(原告)承担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

审理结果

一审判决:

1、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董某的借款本金1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7年9月2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限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平顶山汝州煤矿应付原告董某车辆维修、过路费等款项35835元。

2、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陈某的借款本金11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其中500万元自2008年12月6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400万元自2009年1月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200万元自2009年3月10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3、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王某的借款本金141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4月27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4、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潘某的借款本金5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其中20万元自2009年3月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30万元自2009年3月5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5、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彭某的借款本金2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2月5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6、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高某的借款本金8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1月24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7、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吴某的借款本金66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1月6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8、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典当公司的借款本金5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1月24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9、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武某的借款本金2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4月1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10、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马某和借款本金2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8年12月2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11、被告矿业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清偿原煤矿应付原告李某的借款本金2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2月22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界满之日止)。

12、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00029元,由被告矿业总公司负担。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原审认为,㈠本案案由的确定。本案中,董某等虽然以民间借贷纠纷提起诉讼,但实际诉求是要求矿业总公司就其作出对公允诺的真实性承担清偿责任,并且董某等与矿业总公司之间没有直接的民间借贷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通知》第三条第5款“当事人起诉的法律关系与实际诉争的法律关系不一致的,人民法院结案时应当根据法庭查明的当事人之间实际存在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相应变更案件的案由”的规定,本案案由应变更为与企业有关的纠纷,故对矿业总公司主张的本案案由应确定为与企业有关的纠纷的主张予以采信。㈡董某等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煤矿2009年12月25日注销,自2010年底开始本案董某等即持续多次向矿业总公司主张其债权,应认定本案诉讼时效已经中断,故矿业总公司主张的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㈢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能源科技公司A公司分别签订的关于煤矿产权转让协议的法律后果。首先、根据产权转让合同的约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A公司三方在产权转让合同签订后,应当及时到工商部门对煤矿的出资人及企业性质进行变更登记,平顶山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对地方国有煤矿立即变更所有制性质的通知》要求的也是立即变更煤矿营业执照所有制性质,而直到煤矿被注销时,煤矿出资人及企业性质并未进行变更登记,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㈠》第九条的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登记手续,但未规定登记后生效的,当事人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合同标的物所有权及其他物权不能转移。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A公司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但合同标的物煤矿的所有权不能发生转移。其次、国有企业改制同样应遵守相关工商变更登记的法律法规,根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部《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四条和河南省人民政府《河南省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转让方与受让方凭交易凭证和国有产权转让合同等到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后,应到工商、国土资源、房产等部门办理有关权属变更登记。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津产权鉴字(2007)第443号《产权交易鉴证书》也已载明交易双方凭此交易鉴证书到标的物所在地相关部门办理变更手续。故在煤矿注销前,矿业总公司仍然是煤矿的所有权人,承担着主管部门、出资人的全部法定义务。并且在两次产权转让协议签订后,矿业总公司仍然多次聘任煤矿法定代表人、向工商部门出具注销决定及债权债务清理完毕的对公承诺,实际履行着出资人的职责,故矿业总公司不能以产权转让协议有效为由对抗包括董某等在内的第三人。㈣矿业总公司是否应当承担清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9条的规定,新兴公司作为煤矿的出资人和主管机关是煤矿的清算义务人,在注销煤矿的企业法人主体资格时应当依法组织清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主管部门出具的清理债务完结的证明是企业法人注销的必要文件,矿业总公司作为主管机关和出资人未进行实际债权债务清理,却向工商机关出具了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证明,该承诺具有对公承诺的效力,根据《最高人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当前民事审判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七十八条第㈡款“清算主体作为被告参加诉讼,区分以下情况可分别或同时承担以下责任……2.清偿责任,即当债权人举证证明清算主体在撤销企业的申请中,承诺企业的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而实际未予清理的,清算主体的该承诺属公允诺,法院可据此允诺判其承担清偿责任。……”的规定,矿业总公司应当对原煤矿拖欠董某等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清偿责任。㈤本案是否应追加能源科技公司为被告。能源科技公司煤矿注销登记过程中,也作出了同意矿业总公司出具的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证明,确认煤矿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并愿意承担责任的对公承诺,由于任何人均可承诺承担他人的债务,法律并不限制第三人主动加入债务承担中,据此对公承诺,能源科技公司也应承担煤矿未清理债务的清偿责任,并且与矿业总公司之间互负连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债务人一方人数为二人以上的,负有连带义务的每个债务人,都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董某等选择单独起诉矿业总公司并不违反法律规定。㈥本案是否应追加B公司为被告。由于本案中产权转让合同均未依法进行变更登记,矿业总公司煤矿转让后仍然是该矿的所有权人,在能源科技公司A公司签订产权转让合同的当天,矿业总公司即聘任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担任煤矿的法定代表人;矿业总公司没有按法律规定进行出资人和企业性质变更登记,而直接以煤矿所有人的身份作出了注销煤矿主体资格的决定。由此可以证明,矿业总公司煤矿出资人的身份参与了能源科技公司煤矿转卖给了A公司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出售企业时,出卖人应参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公告通知债权人。企业售出后,债权人就出卖人隐瞒或者遗漏的原企业债务起诉买受人的,如债权人在公告期内未申报过该债权,则买受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人民法院可告知债权人另行起诉出卖人。煤矿在两次出售时,出卖人均未依法公告通知债权人,董某等对于煤矿出售根本不知情,当然不可能申报债权,故买受人A公司不应承担清偿责任,原告直接起诉矿业总公司符合法律规定。B公司作为A公司以现金及实物出资设立的子公司,在出资人A公司尚且不承担清偿责任的前提下,子公司当然无须承担清偿责任,对于矿业总公司提出的追加B公司为本案被告的主张,不予支持。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B公司之间依据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矿业总公司可在承担本案清偿责任后,根据合同约定向能源科技公司B公司另行主张。㈦关于本案的利息标准。煤矿已经向个别原告按约定支付了部分利息,董某等并未在本案中提出关于该部分利息的诉讼请求,故已支付利息部分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案董某等与煤矿约定的利息、息费均超过了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故对董某等主张的利息酌定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般流动资金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均自借款之日或已付利息截止日的次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

二审法院认为,企业改制应遵守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企业出售后应及时进行工商变更登记,变更登记前矿业总公司仍是煤矿法定清算义务人,在注销煤矿的企业法人主体资格时,矿业总公司在未进行实际债权债务清理的前提下,却向工商机关出具了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的证明,该承诺具有对公承诺的效力,矿业总公司应对该承诺的真实性承担责任,是承担本案煤矿相关债务的责任主体之一,应承担全部债务本息的清偿责任。本案处理的是矿业总公司在出售煤矿过程中未依法公告通知债权人登记而造成的遗漏债务,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已明确规定,如债权人在公告期内未申报过债权,则债权人丧失向买受人提出承担出卖人隐瞒或者遗漏债务民事责任的请求权,人民法院应告知债权人另行起诉出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审理企业破产和改制案件中切实防止债务人逃废债务的紧急通知》第十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国有企业改制案件,对企业出售中,卖方隐瞒或遗漏原企业债务的,应当由卖方对所隐瞒或遗漏的债务向原企业的债权人承担责任,故对矿业总公司关于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本案董某等仅选择起诉负有连带清偿义务之一的矿业总公司作为被告起诉,符合法律规定。矿业总公司能源科技公司B公司之间依据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可根据合同约定向能源科技公司B公司另行主张,本案无须追加其他当事人。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