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京师张宇昊律师网站,公司诉讼律师团!

京师张宇昊律师网

法律咨询热线:13311058036;400-6688-693

关于简介 更多>

张宇昊律师团队——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破产及清算诉讼法律事务部律师团队,由在商事诉讼与仲裁、不良债权处置等领域精耕细作的专业律师成员发起成立。核心律师曾长期从事公司治理、破产清算、股权及股东争议、影视投资领域及商事合同相关诉讼与非诉业务代理工作。骨干律师具有多年执业经历,案件代理经验丰富。...

律师介绍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张宇昊
    张宇昊 主任律师

    公司法,破产法,合同法领域的商事诉讼,不良资产终极处置,商帐清收业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任相雨
    任相雨 律师

    破产清算、债务纠纷、商事债权债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修明贺
    修明贺 律师

    侵权方面的民事,刑事诉讼法律业务

来所线路

24小时在线预约
无需等待,直接连线

点击咨询

国融担保租赁公司与国融投资公司、顾某荣等追收抽逃出资纠纷案

咨询热线:13311058036;400-6688-693

焦点提要

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抽逃出资行为的认定问题。原告认为三被告均存在抽逃出资行为,要求三被告返还所抽逃的出资款并赔偿利息损失。而被告国融投资公司辩称从未参与过被告国融投资公司经营,更不知晓被告国融投资公司设立原告等任何事宜;被告顾某荣辩称对于原告出资款被抽逃事宜并不知情;被告钱某庆认为其在已承担相应刑事责任的前提下,不应再承担任何民事赔偿责任。

律师观点

1、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东有权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

2、公司或者其他股东有权请求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抽逃出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三十五条 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第十四条第一款 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

原告:国融担保租赁公司

被告:国融投资公司

被告:顾某荣

被告:钱某庆


基本案情

原告国融担保租赁公司于2003年8月9日成立,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成立时的股东为被告国融投资公司、被告顾某荣、被告钱某庆,出资额分别为2,000万元、1,500万元、1,500万元。2010年6月12日,虹口法院作出(2010)虹刑初字第XXX号刑事判决。在该案审理中,经查明:钱某庆于2003年8月,为注册成立原告,分别向奉贤农业公司、西渡合作基金会、光阳建筑公司、华霞房地产公司共计借款人民币5,000万元用于为钱某庆、顾某荣和国融投资公司三个股东垫资验资,2003年8月4日,上述四家单位分别将资金汇入原告验资账户。同年8月11日,钱某庆在原告注册成立后,将该公司注册资金人民币5,000万元予以抽逃,归还相关单位……该案经审理认为,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的当事人是国融投资公司,且只对该公司被查出的抽逃人民币500万元出资资本金的问题进行处罚,而并非对钱某庆抽逃人民币5,000万元出资的行为进行处罚。本案部分抽逃资金的事实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现,相关当事人已受到行政处罚。钱某庆在原告成立后,不仅实施抽逃了其本人应出资的人民币1,500万元资本金,其他股东应出的人民币3,500万元资本金的抽逃行为也是钱某庆具体实施的,钱某庆抽逃的出资应为人民币5,000万元。2017年2月21日,虹口法院作出(2017)沪0109破X号民事裁定,裁定受理申请人中国化纤总公司对被申请人国融担保租赁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2017年3月1日,该院指定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海分所担任原告破产管理人。

审理结果

一、被告钱某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国融担保租赁公司补缴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

二、被告钱某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以5,000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为标准计算的自2003年8月12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的利息损失;

三、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认为,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有权请求其返还出资本息。从原告的诉请来看,其向三被告主张的均是因抽逃出资而产生的本息返还责任,则其应提交证据证明该些被告均实施了相应的抽逃出资行为。原告认为,从各被告交叉任职的情况来看,被告顾某荣、被告国融投资公司理应知晓原告注册资本被抽逃,且被告钱某庆对被告顾某荣、被告国融投资公司抽逃出资的行为起到了协助作用。然从被告钱某庆抽逃出资刑事案件查明的情况来看,刑事判决已认定被告钱某庆不仅实施了抽逃其本人应出资的1,500万元资本金的行为,也具体实施了抽逃其他股东应出的3,500万元的行为。该节事实与原告的主张并不一致,且原告提交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被告顾某荣、被告国融投资公司实施了抽逃出资的行为。即便如原告所称,被告顾某荣作为原告董事、总经理对被告钱某庆抽逃出资的行为知晓,但原告向其主张返还出资本息,并无相应的法律依据。由此,对于原告要求被告顾某荣、被告国融投资公司承担返还出资本息的诉讼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被告钱某庆应对其抽逃原告注册资本5,000万元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返还责任。对于被告钱某庆提出的已承担刑事法律责任故应免除民事责任的辩称意见,本院认为,刑事判决是通过刑事司法程序对被告钱某庆所实施的相关行为作出刑事司法范围内的评价及认定,所承担的刑事处罚也是其行为违反公司管理制度的法律后果。在并无证据证明被告钱某庆已向原告履行补足义务的情况下,其作为原告的股东仍应承担补足所抽逃注册资本的民事法律责任。此外,现已查明被告钱某庆抽逃出资行为发生在2003年8月11日,故其应从抽逃次日即2003年8月12日起承担相应的利息赔偿责任,原告主张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并无不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