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京师张宇昊律师网站,公司诉讼律师团!

京师张宇昊律师网

法律咨询热线:13311058036;400-6688-693

关于简介 更多>

张宇昊律师团队——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破产及清算诉讼法律事务部律师团队,由在商事诉讼与仲裁、不良债权处置等领域精耕细作的专业律师成员发起成立。核心律师曾长期从事公司治理、破产清算、股权及股东争议、影视投资领域及商事合同相关诉讼与非诉业务代理工作。骨干律师具有多年执业经历,案件代理经验丰富。...

律师介绍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张宇昊
    张宇昊 主任律师

    公司法,破产法,合同法领域的商事诉讼,不良资产终极处置,商帐清收业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任相雨
    任相雨 律师

    破产清算、债务纠纷、商事债权债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修明贺
    修明贺 律师

    侵权方面的民事,刑事诉讼法律业务

来所线路

24小时在线预约
无需等待,直接连线

点击咨询

中国某贸易有限公司与中国某控股有限公司清算责任纠纷案

咨询热线:13311058036;400-6688-693

中国某贸易有限公司与中国某控股有限公司清算责任纠纷案

焦点提要

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有:(1)公司股东的清算义务与持股比例是否有关;(2)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与公司出现无法清算的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由谁举证;(3)公司债权人要求股东承担清算责任之诉讼请求的诉讼时效如何计算;(4)公司资不抵债是否可以免除股东的清算责任。

律师观点

1、股东的清算义务属于全体股东的法定义务,与股东的持股比例以及是否实际控制公司无关,公司的小股东同样负有清算义务并可能承担清算责任。

2、正常注册成立的公司均应具备清算条件,公司的债权人无需对此承担举证责任。

3、股东承担清算责任的前提条件有两点:一是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二是因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最终导致公司无法清算。因此公司债权人要求股东承担清算责任之诉讼请求的诉讼时效应自债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前述两项条件全部满足时起算。

4、股东清算责任属于法定责任,股东履行清算义务与公司的资产状况无关,公司是否资不抵债均不能免除股东清算责任。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项 公司因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的原因解散。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 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规定而解散的,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组由董事或者股东大会确定的人员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

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

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 本解释施行时尚未执行完毕部分的金钱债务,本解释施行前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按照之前的规定计算;施行后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按照本解释计算。

当事人

原告:某贸易公司

被告:某控股公司

被告:某农业公司

被告:连云港某公司

被告:某集团公司

被告:某大学

基本案情

原告是长江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公司)的债权人,且经法院强制执行而不能实现债权。原告与长江公司因企业之间借款纠纷一案,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2)二中民初字第09291号民事判决书确认:长江公司应给付原告670万元及诉讼费24217.5元。判决生效后,长江公司未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原告于2003年6月27日向北京市二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2009年9月7日作出(2003)二中执字第68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中止执行。

长江公司于1996年4月29日设立,控股公司、农业公司、连云港公司、集团公司、某大学是长江公司的股东。长江公司于2002年11月30日被吊销营业执照,依法已具备解散要件,应当清算。各被告作为长江公司的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至今未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也未申请人民法院进行清算。长江公司的账册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在原告诉控股公司、农业公司、连云港公司、集团公司、某大学股东出资纠纷一案中,连云港公司、集团公司、某大学于2013年1月6日在海淀法院开庭时自认,其对长江公司的财务会计账薄、原始凭证的下落不清楚。原告由此得知长江公司的账册已灭失,无法进行清算。故原告诉至一审法院,要求: 控股公司、农业公司、连云港公司、集团公司、某大学对(2002)二中民初字第09291号民事判决书项下长江公司的债务6724217.5元及利息(自2003年2月4日起至本案判决生效之日止,利息计算基数为670万元、利息计算标准2014年7月31日之前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2倍执行,2014年8月1日之后按照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审理结果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14225号一审判决:

被告控股公司、农业公司、连云港公司、集团公司、某大学连带向原告清偿长江公司债务六百七十二万四千二百一十七元五角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以六百七十万元为基数,自二○○三年二月四日起至二○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二倍计算,自二○一四年八月一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按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裁判理由

法院认为:股东的清算义务属于全体股东的法定义务,与股东的持股比例及是否实际控制公司无关。债权人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依法需满足两项前提:一、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二、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

本案中,长江公司于2002年11月30日被吊销营业执照,此后未进行清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修改后,规定对于符合法定解散条件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负有清算义务。长江公司属于法定的公司解散情形,各被告作为长江公司股东均依法负有清算义务。上述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组织对长江公司清算,确系怠于履行法定的清算义务。现各被告既不能提供公司财产,亦不能提交公司账册,故可以认定长江公司的财产、账册已灭失,现已不具备清算条件,无法进行清算。作为正常注册成立的公司,均应具备清算条件,原告无需对此承担举证责任。各被告并未举证证明长江公司目前不具备清算条件系基于其他原因所致,而上述股东又未及时进行清算,故法院可以认定各被告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了长江公司无法清算之后果。在此情况下,原告要求各被告对长江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满足前述法定条件,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此外,结合本案证据,法院对长江公司的历次执行结果,仅能表明长江公司未清偿债务且没有可供执行财产的线索,尚不能确认该公司真实的资产状况。清算责任属于法定责任,履行清算义务与公司的资产状况无关,长江公司是否资不抵债均不能免除股东清算责任,也并非前述股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法定前提条件。

诉讼中,连云港公司、集团公司、某大学主张贸易公司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对此本院认为,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仅是股东承担清算责任的一项前提条件,此外还取决于长江公司是否具备清算条件,即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最终是否导致公司无法清算的后果。因此,原告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应确定为原告知道或应当知道前述两项条件全部满足,即长江公司已不具备清算条件、出现无法清算后果的时间,而非成立清算组的法定期限届满。贸易公司系于2013年1月6日在本院相关案件的庭审过程中,得知长江公司因财务会计账薄、原始凭证、财产均下落不明而不能清算,现有证据不能表明贸易公司此之前即知悉相关情况,故本案诉讼时效应自2013年1月6日起算,截至本案起诉尚未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

关于各被告连带承担清偿责任的范围,依法以公司债务为限。本案中,资(2002)二中民初字第09291号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本金及应负清担诉讼费合计6724217.5元。同时,长江公司未在上述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债务,还应依法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该项法定利息亦属于长江公司债务范畴,且该利息系基于长江公司迟延履行生效判决而产生,而非基于长江公司与贸易公司之间的借款关系产生,故该项迟延履行利息应受法律保护。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时,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每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该解释第七条规定:本解释施行时尚未执行完毕部分的金钱债务,本解释施行前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按照之前的规定计算;施行后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按照本解释计算。(2002)二中民初字第09291号民事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为2003年2月3日。据此,自2003年2月4日起至2014年7月31日止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依法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加倍计算,自2014年8月1日之后,应按照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