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京师张宇昊律师网站,公司诉讼律师团!

京师张宇昊律师网

法律咨询热线:13311058036;400-6688-693

关于简介 更多>

张宇昊律师团队——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破产及清算诉讼法律事务部律师团队,由在商事诉讼与仲裁、不良债权处置等领域精耕细作的专业律师成员发起成立。核心律师曾长期从事公司治理、破产清算、股权及股东争议、影视投资领域及商事合同相关诉讼与非诉业务代理工作。骨干律师具有多年执业经历,案件代理经验丰富。...

律师介绍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张宇昊
    张宇昊 主任律师

    公司法,破产法,合同法领域的商事诉讼,不良资产终极处置,商帐清收业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任相雨
    任相雨 律师

    破产清算、债务纠纷、商事债权债务

  • 京师律师事务所 - 修明贺
    修明贺 律师

    侵权方面的民事,刑事诉讼法律业务

来所线路

24小时在线预约
无需等待,直接连线

点击咨询

结合刘贵祥专委的讲话看清算责任诉讼问题

2018-10-24   作者:原创  咨询热线:13311058036;400-6688-693

结合刘贵祥专委的讲话看清算责任诉讼问题

 

2019年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刘贵祥专委在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第六条即关于公司清算责任问题:

“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2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因为对该条的理解还不够准确,导致在一些案件中不适当地扩大了股东的清算责任。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债权人在债权未能实现后将债权转让,受让人在时隔多年,甚至是一、二十年之后,才起诉要求股东承担清算责任的极端个案。为避免出现不公平结果,在适用前述司法解释时,要注意把握以下几点:

一是要准确认定“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要件。所谓“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指的是能够履行清算义务而不履行。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如果能够举证证明其已经为履行清算义务作出了积极努力,或者未能履行清算义务是由于实际控制公司主要财产、账册、文件的股东的故意拖延、拒绝清算行为等客观原因所导致,或者能够证明自己没有参与经营、也没有管理账册文件的,均不构成怠于履行清算义务。

二是不能忽略因果关系要件。“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2款规定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承担责任的条件是,股东的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行为,导致了财产、账册、文件灭失,最终造成无法清算的后果,这其中包含了因果关系要件。实践中,存在着一种简单化处理倾向,只要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就直接判令其承担责任,是不妥当的。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能够证明,公司主要财产、账册、文件灭失与其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的,也不应判令其承担责任。

三是要依法适用诉讼时效制度。债权人以公司未及时清算、无法清算为由主张清算义务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诉讼时效,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法定清算事由出现之日的第16日起开始起算。

那么,是不是清算责任诉讼的裁判尺度发生了重大变化呢?该如何理解刘专委的讲话呢?

我认为:讲话系对公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2款在具体司法实践中的指导性阐释,与司法解释的规定并不冲突。

(一)讲话目的非常明确,即为了避免:“实践中,存在着一种简单化处理倾向,只要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就直接判令其承担责任”。讲话目的是为了避免违背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2款规范目的的个别极端情形,并非创设新的裁判规则。

(二)讲话的目的在于统一裁判尺度,而不是相反。

讲话中的纲领性内容即第二点“关于民商事审判的几个重要理念性问题,统一裁判尺度,要有正确的裁判方法”中已经明确提出:“在出现多个可以适用的法律规范时,要根据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新的规定优于旧的规定、具体规定优于原则性规定等法律适用规则准确适用法律”。

讲话讨论的是法律规范的效力层级问题。与股东清算责任有关的规范中,最直接的规范是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2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指导案例9。根据《人民法院组织法》第37条,最高人民法院对属于审判工作中具体应用法律的问题进行解释,应当由审判委员会全体会议讨论通过;发布指导性案例,可以由审判委员会专业委员会会议讨论通过。可见,司法解释需要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全体会议讨论通过;指导性案例至少需要经过审判委员会专业委员会会议讨论通过。可见,司法解释和指导案例因为有严格的程序而获得法律效力,可以作为裁判的依据。最高法院院领导在法院专业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属于内部讲话,其效力不应当高于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和指导案例。

2019年8月7日,最高院通过中国法院网公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稿),其中第15条【关于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认定】规定: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行为,是指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在法定清算事由出现后,在能够履行清算义务的情况下,因故意拖延、拒绝履行清算义务,或者因过失导致公司清算无法及时顺利进行清算的行为。股东能够(A)证明其已经为履行清算义务作出了积极努力,(B)未能履行清算义务是由于实际控制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的股东的故意拖延、拒绝清算行为等客观原因所导致的,不能以其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为由,让其承担清算责任。

由此可知:是否参与经营管理,并不重要,不是案件审理的重点,其不是“是否构成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认定依据,其对承担清算责任没有影响。这与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指导案例9也是一致的。

刘贵祥专委讲话已被征求意见稿吸收并有所改动。参考征求意见稿,则清算义务人必须同时完成以下三个举证责任,如任一无法举证证明,则应承担清偿责任:

一、必须举证证明:其已经为履行清算义务作出了积极努力;

二、必须举证证明:谁是实际控制公司主要财产、账册、文件的股东;

三、必须举证证明:未能履行清算义务是由于实际控制公司主要财产、账册、文件的股东的故意拖延、拒绝清算行为等客观原因所导致。

以上三个举证责任,缺一不可。这也应当作为审理清算责任诉讼应当秉持的认定标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0136号